公共头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人才 > 专家观点
专家观点
中国能源战略与政策取向
中国能源战略与政策取向
作者:
来源:
2018-07-06

世界主要地区面临着复杂的能源地缘政治博弈,这极大的影响了中国能源供应安全与运输安全,制约着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随着中国能源需求的持续上升,中国能源安全形势将更加严峻。为此,本文提出了以下能源战略与对策建议:

外交突围,合作互利

首先,要适当调整外交政策,既要坚持“韬光养晦”,更应注意“有所作为”:与美国继续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继续强调“不对抗、不冲突、互相尊重、合作共赢”理念,但以不牺牲国家核心利益为底线;巩固与俄罗斯“准同盟”关系,深化上海合作组织功能,积极发展与俄罗斯和中亚全方位能源合作,参与乌克兰和平进程;积极促进朝核问题六方会谈继续,积极促进美朝和解,同时斡旋俄、韩、日三国为和平解决朝核问题而共同努力;解决东海、南海问题,要以符合国家根本利益为前提,坚持“刚性主权,柔性开发”方针,坚持“主权在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原则,充分利用周边国家之间的矛盾,加快油气资源开发,同时尽最大努力避免发生大规模武力冲突。其次,要适当调整军事政策:必要时调整核武政策,放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和不对无核国家使用核武器政策,进而提高军事威慑力;不断强化军事实力,提高海军和空军作战实力,随时应对东海和南海重大突发事件,必须做到“战则必胜”。最后,要加强与世界主要能源机构、国家的能源合作:以成员身份继续参与亚太经济合作组织能源工作组、东盟与中日韩能源合作、国际能源论坛、世界能源大会、亚太清洁发展与气候新伙伴等机制;以能源宪章观察员身份,继续与欧盟加强能源合作,尤其加强新能源和节能合作;与国际能源机构和石油输出国组织建立密切关系,积极参与东亚中日韩能源合作机制建设,重点在于亚洲油气价格机制合作;完善与美国能源对话与合作机制,尤其加强在能源通道安全方面合作,并强化在非常规油气资源领域开展全面合作。

节约优先,提高效率

要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构建安全、稳定、经济、清洁的现代能源产业体系;全面推进工业、建筑、交通等重点领域节能工作,推动燃煤工业锅炉(窑炉)改造、余热余压利用、电机系统节能、建筑节能、绿色照明、政府机构节能;强化能源管理,降低能源强度、减少污染物排放总量、坚决控制能源消费总量;推动经济结构调整,优化产业结构和产业布局,大力发展新兴产业。

煤为基础,立足国内

能源结构以煤炭为主,科学有序地发展煤炭工业,高效、清洁、可持续地开发煤炭资源;通过重组、兼并方式,整合现有煤炭资源,改变长期存在的乱开乱采局面,优化产业结构;建立大型现代化的煤炭生产基地,加快高产、高效矿井建设,有序发展煤炭液化和气化产业,鼓励瓦斯抽采和利用;完善全国煤炭供销体系,建立煤炭市场体系,改革煤炭价格形成机制。

油气并举,多元发展

要坚持油气并举:东部油田挖潜稳产,西部油田加快发展,积极拓展海上油田,确保石油产量稳步增长,新增消费主要依靠进口;大力发展天然气产业,加快天然气管网建设,积极拓展和扩大天然气进口渠道,从俄罗斯和中亚进口管道天然气,沿海地区进口液化天然气。要坚持能源多元发展:以大型高效环保机组为重点优化火力发电,适度发展水电,积极发展核电;大力发展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努力调整能源结构。

加大投入,技术创新

要坚持独立自主原则,集中力量推进复杂地质油气资源勘探开发技术、低品位油气资源高效开发技术、洁净煤技术、煤气化及加工转化技术、第三代大型压水堆核电技术、替代能源技术、可再生能源规模化技术、特高压输电技术、电网安全技术等关键技术的进步;要努力提升装备制造水平,包括煤炭综合采掘设备、大型煤化工成套设备、高效清洁发电装备、油气勘探开发钻采、运输设备等。

同时要积极与发达国家及国际大型能源公司进行先进技术交流合作。国内能源公司既可以通过参与海外能源市场投资,也可以与国际先进的能源公司合作开发国内资源,从而消化、吸收并创新能源科技与技术。

环境友好,减少排放

要大力防治生态破坏和环境污染:以发展能源清洁利用为重点,治理采煤沉陷区,煤层气开发利用;建立煤炭资源开发和生态环境恢复补偿机制。全面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水平:大力发展循环经济,促进资源综合利用,提高能源和资源利用效率;向世界主动提出减排目标,切实降低温室气体排放。积极防治机动车尾气污染:提高并严格实施机动车排放标准,坚持年检制度;鼓励生产和利用清洁燃料汽车和混合动力汽车,发展轨道交通和电动公交车。

体制改革,完善机制

首先,建议将目前分散在多个部门的能源管理职能集中起来,探索实行职能有机统一的大部制,主要负责全国能源综合管理;进一步加强能源市场监管,建立独立的能源监管部门;加强能源立法,制定能源法、建筑节能条例,修订矿产资源法、煤炭法和电力法。

其次,完善能源应急体系:实行安全生产责任制,严格安全生产标准,严肃责任追究制度;改革电力体制,实行国家统一调度、分级管理、分区运行;建立石油和天然气储备体系,提高储备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