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头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人才 > 专家观点
专家观点
自然资源部咨询研究中心 张大伟

以真抓实干精神,促进上游油气勘探开发

作者:
来源:
2018-09-11

油气资源是重要的能源资源,关系国家安全和经济社会发展。2015年以来,由于勘探投入大幅下滑,全国石油和天然气探明地质储量均降至近10年来的最低点。目前,我国油气对外依存度大大超过国际警戒线,达到了改革开放40年来的最高值,油气能源安全形势异常严峻。党中央、国务院对此高度重视,近期习近平总书记和李克强总理多次作出重要批示。自然资源部应从履行职能出发,提出加大上游油气勘探开发投入的措施建议,确保国家能源安全。

一、我国油气资源状况

(一)油气资源潜力大,但资源禀赋差,勘探难度大。全国油气资源评价表明,全国待探明石油地质资源量885亿吨,探明程度31%;待探明天然气地质资源量77万亿立方米,探明程度16%左右。剩余油气资源多为复杂油气藏,埋藏深,且分布在复杂地形地貌地区和海域深水。经过70年的勘探,勘探对象日趋复杂,由陆上转向海域,由常规油气转向非常规油气,由浅层深层和超深层。主要盆地富有凹陷探明程度高,如松辽盆地探明程度为68.3%,渤海湾盆地(陆上)为51%,勘探开发难度不断加大,很难再寻找到类似大庆、胜利这种整装大油田。加之,生态环保要求提高,油气上游发展空间和范围受限。

(二)探明地质储量多,但品质整体较差,可开发动用储量少。截至2017年底,全国石油累计探明地质储量389.65亿吨,累计探明天然气地质储量14.22万亿立方米。但新增油气储量中低渗和特低渗多,剩余可采储量品质整体降低,新增探明储量中低渗和特低渗占比高达80%以上,探明未开发储量中低品位占75%,储量建产的低渗和特低渗占比达85%以上。由于储层物性差、单井产量低、投入大、开发成本高、经济效益差,大部分储量未能有效动用,致使大量勘探投资被积压。

(三)已开发的大型油气田是增储上产主力,但后备资源匮乏,增储上产难度大。长期以来,我国新探明的油气地质储量和产量近80%来自现已开发的大型油气田,特别是老油气田的储量和产量变化直接影响着我国的油气资源供给能力。随着几十年的开采和高品质油气资源逐步开采消耗,这些油气田已进入开发中晚期,整体处于“双高”阶段,全国油田采出程度为78.3%、含水率为87.7%。如:大庆油田采出程度为88.21%,含水率为94.1%;胜利油田采出程度为84.35%,含水率为91.7%。东部油区产量不断下降。例如大庆油田石油产量连续27年保持年产5000万吨以上,后又连续13年保持在4000万吨以上,目前已降至年3200万吨。老油田后续接替资源不足,新增探明地质储量难度越来越大。

(四)非常规油气资源潜力可观,但现实可开发的资源不多,开采成本高。全国埋深4500米以浅页岩气可采资源量22万亿立方米,埋深2000米以浅煤层气可采资源量12.5万亿立方米。但在当前经济技术条件下,可有效开发的页岩气有利区可采资源量仅5.5万亿立方米,煤层气有利区可采资源量仅4万亿立方米,致密气可采资源量为11.3万亿立方米。由于非常规天然气储层非均质性强、储量丰度低,需要实施水平井和压裂施工等大型工程,投入大、成本高,没有政策支持很难取得效益,石油企业勘探开发积极性不高。

(五)油气矿业权改革开始试点,但思想不够解放,改革步子不大。近年来,我部贯彻落实中央国务院关于油气体制改革意见,稳步推进油气勘查开采体制改革。开展页岩气区块出让工作,推进新疆油气勘查开采改革试点,实施煤层气矿业权审批改革试点等。但在深化“放管服”改革,调动民间资本投资油气领域还没有真正放开,矿业权投放少。适合民间投资、投资回报机制明确、且具商业潜力的一批区块还没有推出。矿业权改革的力度不大,油气矿业权尚不能流转,市场化程度低,油气地质资料难以提供社会使用。

二、加大上游油气勘探开发的措施建议

(一)加强油气基础地质调查评价。随着油气勘探向新领域、新类型、新区域、新方向扩展,加强我国油气基础地质调查评价工作是前提,工作重点是落实资源分布,优选不同盆地类型、沉积相环境、构造特征的油气勘查有利区带,为后续勘探开发提供靶区,快速推进我国油气勘探开发投资力度的加大。

(二)引导石油企业加大勘探开发投入。采取切实措施保持高强度稳定投入,扎实推进重大投资和重点油气田建设。东部油田要力争建产油田要稳产,稳产油田要上产,西部油田要保证产能建设力度和速度。在有待开发的新区块,坚持以寻找大中型油气田为主线,创新勘探思路,深入做好区域油气地质研究,攻关关键技术,增加储量发现,在更复杂油气层、更深海域不断取得新突破,实现增储增产增效,为提高国内储量产量多作贡献。

(三)分类建立非常规天然气勘探开发试验区。近十年来,我国非常规天然气取得了重大突破,储量产量大幅增长。建议在鄂尔多斯、四川、吐哈、松辽、渤海湾、准噶尔盆地等建立致密气开发试验区,在四川盆地及周缘建立页岩气开发特别试验区,在沁水、鄂尔多斯东缘、贵州、内蒙古、云南等煤层气开发试验区。在体制机制、矿业权改革、理论创新、技术攻关、基础设施建设、利用结构优化、环境监管标准、政策支持、监管体系等方面进行大胆试验。通过几年的努力,形成若干个规模化生产基地,提高天然气保供能力。

(四)加快推进油气矿业权改革。一是全面推进矿业权竞争出让,严格执行油气勘查区块退出机制。二是鼓励市场化方式转让矿业权,完善油气矿业权转让、储量及价值评估。三是推动石油企业在其已开采的区块、正在建设产能的区块、已提交储量的区块加大勘探开发非常规油气投入。四是鼓励石油企业与民营资本在已登记区块的非常规油气富集地区合作勘查开发。五是公益性油气地质资料和石油企业达到规定年限的勘查开采资料无偿提供社会共享。

(五)建设西藏油气后备基地。西藏是我国待开发的油气处女地,油气资源潜力大,具有勘探开发的工作基础。从长远的能源安全考虑,建议设立国家专项,由政府主导、企业为主体、科研院校参与,制定工作方案,统筹勘探开发部署。经过几年的勘探,形成大型油气后备基地,作为战略储备资源,保证国家能源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