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头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人才 > 专家观点
专家观点
张旭波谈美国核电出口禁令:“有影响,但卡不住我们”

 

作者:
来源:
2018-11-08

中国油气网稿件

编辑分部: 石油大学   编辑: 郑晨阳     日期: 20181107

稿件编号

01

一级栏目

科技人才

二级栏目

专家观点

稿件名称

张旭波谈美国核电出口禁令:“有影响,但卡不住我们”

稿件内容

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从1012日起,美国企业将严格限制民用核技术向中国出口,包含对华输出相关产品核心技术。对此,在111日举行的“中国核能可持续发展论坛——2018年涉核公众沟通交流大会”上,多位核电行业专家指出,我国已具备核电自主研发能力,美国禁令虽会对我国核电发展造成一定影响,但“卡不住我们”。“面对美国核电出口禁令,我国核行业将共同应对、协同发声,合力前进。”

具备自主研发实力

“近期美国出台新规,增加对我国出口核科技管制,但除少量核心元器件芯片原材料外,我国整体核电系统集成和装备制造能力是能抗风险的。”国家能源局中国核电发展中心主任张旭波在会议发言时表示。

据了解,我国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引进国外核电技术,通过消化、吸收、再创新,全面实现了自主设计、自主制造、自主建设和自主运营,具备了形成自主知识产权三代核电技术的条件,其中,我国自主设计的“华龙一号”已成为重要国家名片。

张旭波指出,在核电产业发展后劲上,我国有市场空间优势,可通过批量化建设提高在国内外的竞争力;我国有人才优势,造就了专业化程度高、结构合理、相对稳定的人才队伍;同时,我国具备完整的产业链优势、铀资源保障能力、核燃料生产能力、设备制造与土建安装能力,均能够满足我国核电发展长远需要。“可以说,我国已成为当前全球核电建设经验最丰富,运行业绩最好,人才储备充足,发展前景最好的核电大国。在新一轮核电发展中取得了宝贵的比较优势,有望引领未来全球核电产业的发展。”

对于美国发布对华核电出口禁令的原因,国家核安全局核电安全监管司副处长封有才认为,其根本原因在于,我国正处于核电大国向核电强国转型的关键时期,美国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遏制战略竞争对手的技术与经济发展,维持其技术领先和政治经济上的领导地位。“这也说明中国的核技术发展实实在在地对美国构成了竞争、造成了威胁,美国限制的就是我们未来的发展趋势。这些都是我们目前要客服的困难,在这关键时期,我们要更加充满信心和希望。”

出口禁令影响有限

对于美国此次发布的核出口“禁令”,中核集团董事、党组副书记祖斌表示:“虽然各家都有发声,但是这些声音不够统一、不够有力,主要就是因为我们没有形成合力。而要想在世界舞台上有所作为,中国核行业必须坚持协同发声。中国核行业全产业链要想做强做优做大,就必须建立一种机制,履行一种秩序,进行约束和引导,从国家利益高度,从行业发展高度,协同对外,协同发声。”

“我国消化吸收三代核电技术,从国家安全、核电安全、能源安全来讲,是完全正确的。我国自身已具备核电设计能力。秦山核电一期的研发也为我国核工业的发展打下了很好的基础。”上海核工程研究设计院院长郑明光说。但他也表示,美国对华核出口禁令仍会对中国产生一定影响,主要是效率上的影响,而不存在本质上的问题。

“如果我们不引进三代核电技术,效率比较低。什么都自己研发,时间会比较长。可以说,没有AP1000,作为总设计师,我很难做出CAP1400;但有了AP1000,我的CAP1400做得比它还要好。”郑明光说。

郑明光指出,我国有一些设备不是特别稳定。“大设备都已比较成熟,蒸汽发生器、压力容器都做得好。但一些小设备,比如小阀门,可靠性是不及国外的。这些问题需要进一步解决。”

“总之,美国的做法对我们有影响,但卡不住我们,我们什么都能干。”郑明光说,“美国确实有很多先进的技术,也为世界核电的发展作出了很多贡献。美国的禁令,从国际上来讲,我认为是不公道的,也是不友好的,对核电发展是不利的。

“我们要关注核电的安全性、经济性。很多东西自己不能做的时候,进口价格就很高,国产化促进了价格的降低,同时促进了技术的发展。我希望和平利用核能,把最先进、最安全的技术造福全人类,这是人类共同的财富。核电的安全性是人类共同的利益,技术有国界,安全无国界。”郑明光表示。

 

(来源:中国能源报,原标题:专家谈美国核电出口禁令:“有影响,但卡不住我们”)

附件图片

   

是否抄送

是否置顶

其它要求

 

稿件编号

02

一级栏目

科技人才

二级栏目

科技动态

三级栏目

石油化工

稿件名称

中石油中俄东线沉管下沟实现我国管建新突破

稿件内容

截至115日,中石油中俄东线采用沉管下沟的方式已经完成管道下沟约250多公里。管道局线路专家张振永介绍称:“本工程沉管下沟实现了中国管道建设史上的新突破,创新了大口径、长距离管道沉管下沟方法,实现了D1422毫米带连续冷弯管管道整体下沟,填补了国内空白,为后续我国管道施工技术标准的提升和完善奠定了基础。”

1012日,由中石油管道设计院编写的《中俄东线黑河—长岭段沉管下沟计算分析报告》通过了中国石油管道有限责任公司北方分公司的审查。

为什么要采用沉管下沟还得从全自动焊说起。为了保证工程质量,中俄东线黑河至长岭段全线采用全自动焊接施工,为提高作业效率,管道沿线路走向在横向弯、纵向弯处,一改以往留头或沟下焊接的施工惯例,以冷弯管代替热煨弯管进行连续焊接施工,有时需要在直管段上连续焊接几根冷弯管才能达到等效转向效果。然而,带冷弯管尤其是带多根连续冷弯管的管道整体下沟在我国尚属首次,相对于直管段管道下沟而言,带冷弯管管道整体下沟时的更加复杂。管道下沟过程中将经历复杂的高应力状态,容易产生应力集中,通俗地讲就是管道下沟时管子更容易变形而不好恢复,因此需要对下沟过程进行严格控制。

中俄东线黑河至长岭段D1422毫米大口径直管道和带冷弯管管道采用沉管下沟时,为了分析施工方式的可行性,保证施工作业安全,业主委托管道设计院对此进行模拟计算,提出施工技术要求。

带冷弯管管道下沟的模拟计算难度很大。国际管道协会自2014年开始进行研究,目前尚未形成适用于D1422毫米口径、多台吊管机下沟的成熟计算方法。管道设计院线路室刘玉卿等人于20178月接到任务后,组织应力分析人员成立技术攻关小组,调研国内外研究成果,针对中俄东线D1422毫米管道的特点,建立了有限元计算模型。经过数十万次的模拟计算,验证了可行性,提出了吊装下沟和沉管下沟施工方案。

但是,中俄东线黑河至长岭段地处冻土地区,春、夏、秋季作业带遍布淤泥,吊管设备难以进场,即使能进场,D1422毫米大口径管道下沟需要10台左右吊管机,难以统一指挥,容易发生翻车、滚管等危险,不论吊带下沟还是吊篮下沟施工方式都难以实施。为此,业主提出采用沉管下沟施工方式进行下沟作业。

为了分析沉管下沟施工方式在中俄东线D1422毫米大口径管道上的可行性,受中油管道有限责任公司北方分公司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工程项目部委托,管道设计院线路室组织精兵强将采用有限元方法,通过多载荷步求解完整模拟了整个沉管下沟过程,分析总结沉管下沟规律并确定了下沟过程中的典型状态。

管道设计院在此基础上开展了大量计算工作。计算分析表明,沉管下沟施工方式适用于中俄东线D1422毫米直管道和连续冷弯管管道,并提出了施工建议,经过大量的实验,一举成功,有效指导了中俄东线现场施工作业,解决了现场施工难题,提高了作业效率,经济效益显著。

 

(来源:中国石油报,原标题:中俄东线沉管下沟实现我国管建新突破)

附件图片

   

是否抄送

是否置顶

其它要求

 

稿件编号

03

一级栏目

科技人才

二级栏目

油气百事通

稿件名称

纪念|石化工业泰斗侯芙生院士

稿件内容

他的名字永远镌刻在中国石油炼化发展进程中

940719410a821cbc30ff28b541375165

侯芙生院士

1031日,中国工程院院士侯芙生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95岁。

侯芙生,这是一个不为一般人所熟悉的名字,却深深镌刻在中国石油炼化发展的进程中。在石油炼化行业内,许多科技人员说:“我们虽然没有机会和侯院士共事,但我们都是他的学生。”

斯人已逝,但知识长存。他所主编出版的《走向21世纪的中国石化工业》、《中国炼油技术》第三版、《炼油工程师手册》等著作是石油石化行业图书馆的必备书籍,不仅获得了国家级科技图书技术进步一等奖,更是石油炼化科技人员的教科书。

“可以说石化行业发展的每一阶段,都有侯芙生的贡献。他的人生经历与共和国炼油石化行业的发展密切关联。”任职于中国科协科学技术传播中心的董亚峥博士告诉记者,他因为中国科协牵头的“老科学家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工程”而与侯院士结缘。

1950年夏天,侯芙生辞去教师职务,奔赴吉林,参加祖国的工业建设。从那时起,侯芙生就将自己的人生与国家炼油石化行业的发展密切联系起来。从页岩油加工到参与国务院石油化工综合利用规划、全国石化工业体制改革、成立中石化总公司、润滑油行业发展、参与国家重大石化工程技术攻关……石油炼制成为侯老终身从事的事业。

“直到八十多岁,侯院士仍然亲临生产装置一线,爬上反应器、蒸发塔、加热炉等关键部位,亲自查看。他提的意见建议可靠性、指导性很强,一直得到行业的公认。”董亚峥说,“侯院士的夫人袁亚英将他的照片、日记、笔记等材料捐赠给采集工程项目。在直接接触中和资料搜集的过程中,侯院士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对于石油炼制主要工艺、原理、基本流程,如常减压、催化裂化、加氢裂化、延迟焦化、催化重整等专业知识信手拈来。”

bf43d4f865b16a2bf507157dd8d2e8c4

侯芙生院士

在儿子侯仲白眼中,父亲对于他们三个孩子来说是小时候的不解和陌生,是成年后的自豪和敬重。“小时候,父亲老出差加班。即使回家也总是学习、看资料到很晚。”侯仲白告诉记者,自己长大后从炼化行业的工具书上看到父亲的名字,从整个行业的历史进程中读到父亲的贡献,才真正懂得父亲的人生。

“他一直都是典型的学霸,出差日记写得密密麻麻的。”说起一起走过了68年时光的侯芙生,袁亚英饱含深情,“家里的三个孩子几乎是我一个人带大的,我没有任何抱怨,一直支持他的工作。”

侯芙生的求学路很艰难,小学和中学曾因为学费问题多次失学,也曾因为战争原因肄业开始逃难,辗转多地,最终考入位于福建建阳的暨南大学。1950年,侯芙生应聘到东北石油十厂工作,凭借出色的工作能力,5年后即成了工厂的代总工程师。20世纪80年代末期,将近70岁的侯芙生,开始学着使用电子计算机进行编程等工作,是总公司技术干部中最早使用计算机工作的人之一。

1956年侯芙生调到石油部工作,组织制定了用新疆低凝原油生产多种特低凝军用油品的生产建设方案,组织实施了润滑油生产新流程,组织参与了催化裂化、加氢裂化等重大项目科技攻关,制定提出了油化纤综合利用发挥最大效益的规划方案,为我国炼油工业的快速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19837月,中国石化总公司成立,侯芙生从石油部调到中国石化总公司,负责炼油和石油化工生产技术工作。在中国石化工作期间,侯芙生组织参加了渣油加氢处理等多项重大科技项目攻关;针对高桥重油催化裂化、扬子加氢裂化和巴陵己内酰胺等一批装置的重大工程技术难题,多次率专家组深入现场调研,攻克技术难关;参与中长期科技发展规划和产业发展规划编制,为中国石化的持续有效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进入21世纪,侯芙生跨入了资深院士行列,但他仍活跃在生产一线,继续发挥着自己的余热。

侯芙生参与完成了中国工程院国家重大咨询课题“中国可持续发展油气资源战略研究”“我国化工材料发展现状及迈入新世纪对策”以及中国石化集团公司重大咨询项目“中国石化可持续发展战略研究”“中国石化集团公司中长期科技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等课题研究,为国家和中国石化集团公司制定发展规划及政策提供了参考;经常发表石油炼制和石油化工方面的学术报告,为我国石化工业的持续有效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

 

(来源:光明日报,原标题:纪念|石化工业泰斗侯芙生院士)

附件图片

   

是否抄送

是否置顶

其它要求